当前位置:首页 >> 政府信息公开 >> 信息动态 >> 上级精神 >> 正文
索 引 号: 009400166/2019-00265 主题分类 : 文化 成文日期: 2019-07-31
发布机构: 贵阳市文化和旅游局(贵阳市广播电视局) 公开时限 : 长期公开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文 号: 体 裁: 发布日期 2019-07-31 12:44
名 称: 文化产业促进法立法工作扎实推进 为文化高质量发展提供法治保障 来 源: 贵阳市文化和旅游局
文化产业促进法立法工作扎实推进 为文化高质量发展提供法治保障
贵阳市文化和旅游局(贵阳市广播电视局) | 更新时间:2019-07-31 12:44:14 |浏览次数: | 来源:贵阳市文化和旅游局 | 字体:【大】【中】【小】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说到底是要坚定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

近期,文化和旅游部公布《文化产业促进法(草案征求意见稿)》,标志着经过多年努力,相关立法工作取得新的实质性进展。作为文化领域一部基础性法律,文化产业促进法是文化繁荣兴盛、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法治保障,必将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产生深远影响。

共识上升为国家意志

文化领域法治建设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要内容。2015年以来,文化和旅游部牵头开展文化产业促进法起草工作,已经形成了各方基本认可、比较成熟的草案。2018年9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公布,文化产业促进法被列为第一类项目:条件比较成熟、任期内拟提请审议。

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文化室原主任朱兵坦言,非常高兴看到文化产业促进法立法工作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当前,发展文化产业已成为提升人民文化获得感和幸福感的重要途径,坚定文化自信、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推动中华优秀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重要载体,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重要支撑。”

“文化产业促进法宣示了国家对文化产业的重视程度,表明了国家对文化产业价值的高度认可,是国家促进文化产业发展方式的重大转变。”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发展研究院教授贾旭东直言,通读草案,让他感受最深的,就是把近20年来国家促进文化产业发展的基本经验和有效模式用法律形式予以确定。

“以法律形式明示国家促进文化产业发展的基本立场,使相关制度及措施得以体系化、明确化,进而带动整个文化产业法规与政策规范的体系化、结构化,方便人民全面系统地了解我国促进文化产业发展的法律制度。”中南大学中国文化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周刚志说。

文化产业促进法在起草阶段得到学界高度重视,在征求意见期间得到社会广泛关注。在武汉大学国家文化发展研究院院长傅才武看来,因其承载了全社会对发展文化产业的期盼。“中国和世界经验表明,文化产业的创意性和渗透性特征,使之具有全民属性和开放属性,也是国家文化软实力的重要支柱。文化产业促进法的起草和讨论,就是要将全社会关于文化产业重要性的共识和文化产业成功经验上升为国家意志。”

产业发展之必然要求

多年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文化产业发展,将其纳入国家整体发展战略,作出一系列重要部署,明确了新时代文化产业发展的指导思想、发展战略和目标任务,取得显著成就。

2019年7月,国家统计局发布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文化产业实现增加值3.8737万亿元,比2004年增长10.3倍,2005至2018年文化产业增加值年均增长18.9%,高于同期GDP现价年均增速6.9个百分点;文化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由2004年的2.15%、2012年的3.36%提高到2018年的4.30%。

“随着文化产业稳步迈向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亟需一部高位阶、全方位的文化法律,为文化产业健康持续发展提供完善的法治保障。”中国移动咪咕公司总编辑王寒英说。

“文化产业促进法是我国文化立法领域的一次突破,必将激励各类文化企业和文化产业从业人员的信心和积极性。”中国文化产业协会秘书长金鹏认为,无论从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地位,还是从精神文明建设角度,文化产业发展可谓举足轻重,对于绿色发展、挖掘内需、创造新的经济社会增长点,具有战略意义。

“中国文化产业发展取得非凡进步,得益于改革开放大背景下文化产业理论探索和实践创新。如政府大力推进国有文化企业改革,扶持民营企业发展;制定出台各种政策措施,健全市场资源配置功能;推进文化和科技、金融、旅游等融合,形成文化产业内生发展动力等。文化产业促进法的制定,承载了总结发展经验、回应新时期新问题的重要使命,为未来发展提供方向性指引和强大动力。”傅才武说。

“促进什么”和“怎么促进”文化产业促进法草案共9章75条,聚焦“促进什么”“怎么促进”两个核心问题,围绕促进文化产业发展的关键环节和核心要素,确定在创作生产、文化企业、文化市场3个环节发力,在人才、科技、金融财税等方面予以扶持保障。

“草案第一章‘总则’系统地回答了两个核心问题,即文化内容创作与传播的目的和方向,通过文化创新创意促进产业发展,满足人民向往美好生活的精神文化需求。‘两个核心’既是立法目的,也是坚持社会效益优先、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相统一的发展方针。”金鹏表示,创作生产是文化产业的源头,草案第二章从“创作原则”“精品战略”“质量管理”等15项条款对其进行了系统明确和规范,彰显了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内容为王、质量第一的工匠精神,极具指导意义。

贾旭东解读道:“草案试图透过文化产业包含众多行业和门类的特殊性,抓住共性,即价值链,将价值链中那些带有长期性、根本性,以及靠市场机制无法解决或至少短期内难以解决的问题,作为促进事项。在‘怎么促进’方面,草案将人才保障作为促进文化产业发展的工具,主要包括建立人才目录、培养体系和相关机制等;视技术创新为未来文化产业发展制高点,构建科技支撑体系,主要包括构建文化科技创新体系、鼓励和支持文化科技应用、发展新兴文化产业等;高度重视文化产业发展的金融需求,要求建立健全多层次、多元化、多渠道的文化产业金融服务体系等。”

“推出更多优秀文化产品和服务是促进文化产业发展的核心问题。”朱兵表示,草案充分体现了中央和各部门近年来在文化内容创作生产方面行之有效的制度安排,以出精品、出人才、出效益为核心,着力构建促进文化精品创作生产的机制,尊重和保障公民、法人和非法人组织的创作自由,激发全民族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创作生产和提供健康向上、品质优良、种类丰富、业态多样的文化产品和服务。